人生是不是一种对观众的迎合

盐克克:

我在学法语,我妈妈问我:法语的你好怎么说? 我和她说:Bonjour,她笑得花枝乱颤:好难听啊哈哈哈哈哈好像小鸟讲话!过了一段时间她又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又回答,她又做了同样的评论,刚刚这一桥段再再次发生了。第三次了,我觉得我像马戏团里的猴子。

这让我想起来我小的时候我爸爸让我熟背唐诗三百首,我可能只背了其中三十首吧(并且后来都忘了), 每回家里有客人来我爸爸让我给他们表演一个背唐诗三百首,我就先背第一首,再背最后一首,最后背一首不怎么出名的、客人十有八九完全没听过的一首,然后等待客人的夸赞。次数多了我开始变得烦,我家后面的一条街上有一个老人牵着一只戴着项圈的猴子,老人让猴子上窜下跳它就上窜下跳,让猴子鞠躬敬礼它就鞠躬敬礼,让猴子去收钱它就去收钱,围观的人们都一边骂一边乐呵呵地笑。有一天我和我妈妈走过他们,我和我妈妈说妈妈我觉得我就像那只猴子。我妈说,你脑子没问题吧?

我小时候我妈特别喜欢惹我生气,她觉得我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很好玩儿,我越气她就越喜欢笑,犹如一只在洗澡的母鸭子。在她的朋友面前我经常做这种表演者的角色,给叔叔阿姨们表演一个懂事,给叔叔阿姨们表演一个敬酒,给叔叔阿姨们表演一个倒茶,给叔叔阿姨们表演一个画画,给叔叔阿姨们表演一个英语口语十级,给叔叔阿姨们表演一个幽默风趣博学多识,给叔叔阿姨们表演一个生气。

我上初中的时候写作文总是费力的扣自己叙述方式的新奇和语言的特立独行,其实弄来弄去就是把按正常时间顺序排好的大纲打乱来写,或者用非常二缺接地气的语言来描述一件十足乡土的事情,老师们看了会笑会说妙,会给五十分的高分足以让我向全校炫耀,然后第二天大家就都会忘掉。

高中有一次英语竞赛有面试环节,一进去面试官就要求我自我介绍,姓名性别年龄特长。实话讲我没什么特长,但我的英语老师跟我说如果实在没有就说特长是唱歌。我说了之后果不其然面试官就让我唱,我唱了lost stars,台下的人面面相觑。此时我才开始思考凭什么我要向你们表演?如果说是为了证明我自己,那么你们都不了解我,以前完全没有见过我呢,我再怎么证明也不能证明得全面啊,你们主观的、陌生的成分永远都会在,永远不会消失。我所做的一切,我的表演和我的迎合,都是为了让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感到快乐,或者让我不认识的人来通过我的表演而认识我。我不喜欢这种认识的方式,我不喜欢表演。莫迪阿诺说不是所有的作家都是好的演讲者,也不是所有好的演讲者都能当好作家。但他还是在诺奖的颁奖台上送给了众观众一个可爱的演讲。我不喜欢表演不喜欢当中抹黑自己哗众取宠不喜欢拉下面子,我只能做一个丧到砂锅底都穿了的垃圾。但这也是a good piece of garbage。

评论
热度(398)
  1. 玖凕盐克克 转载了此文字

© 起司安 | Powered by LOFTER